Upcoming MDC: 17 July 2010

We start to have Milonga del Corazón because our hearts are truly in tango. We'd like to offer a space where people in Hong Kong can experience the milongas in Buenos Aires - dancing in a cosy place with traditional tango music. We may not be able to offer grand and historical dance hall that like Salon Canning and Niño Bien, but we pay the greatest respect to the classical music like most milongas in Buenos Aires do. We carefully arrange and select the most danceable music in our milonga, as we believe that one of the keys to understand tango is to dance with the most sophisticated music in the tango history. We wish you enjoy dancing in our milonga, and experience the unique sensations that derived from embracing with the tango music from the golden era. 我們開始辨 Milonga del Corazón 是因為我們真的心愛探戈。我們希望在香港提供一個可以體驗布宜諾斯艾利斯milonga的地方﹣在有傳統探戈音樂的舒適氣氛下跳舞。我們或許不能提供像Salon Canning 或 Niño Bien那種有氣派有悠久歷史的舞池,但我們像布宜諾斯艾利斯大部份Milonga一樣十分尊重傳統的探戈音樂。我們精心安排和挑選最適合跳舞的音樂,因為我們深信要了解探戈其中之一的關鍵便是跟探戈歷史中最有深度的音樂跳舞。我們希望你喜歡在我們的Milonga跳舞,並體會到擁抱經典探戈音樂所帶來的奇妙感覺。 Emily and Coleman

Thursday, May 01, 2008

我接受 nuevo tango, 不過更愛 Javier ……(之一) by Coleman

(以下純是個人觀點)

Tangotang 又再次邀得 Javier & Andrea 來香港,Richard 問我們本地老師可否撰文推介。 我直認 Javier 是我最欣賞的舞者,當然 Richard 唔問我都會寫。誰不知我末動筆,所有的class已於首兩小時登記便售出了。我很高興,因為我感覺到本地的tango智慧步向較成熟的方向,何出此言?Coleman 不是很 “pro-nuevo” 嗎?呵呵!

是的,過去4年, Tangotang引入了很多新一代的老師,世界興起了一片 “Nuevo 風”所影響,十居其九都是 “Nuevo” style。 Pablo & Dana, Matias & Kara (我的恩師及好朋友), Gaston & Mariela, Gonzalo & Mariel, Pablo & Noelia 等。每年來港的5對中便有3、4對 “Nuevo 風” 舞者。我亦因此學了4年多的nuevo technique。亦曾經認為 “nuevo” 是最好的…

4年前我首次參加 Taipei Tango Festival,第一次上了 Javier & Geraldine (J 的前舞伴)….印象不太深刻…..不是他們不好……他們絕對是一級棒的舞蹈家……只是我完全不明白他們上堂講什麼………J&G 在堂上完全用西班牙語授課……間中須要organiser Daniel 以普通話 翻譯……可是對我來講沒太大意義…….因我的普通話聽力不比西班牙語好很多。結果上 J & G的幾堂都是跟近50人迫在一起不斷「狂操」steps, 有時只能從舞室內的鏡子看到 Javier的腳在「搞」乜東東….有些掃興,沒法, Javier & Geraldine 是 Salon Tango之明星,人人爭著一睹他們的風采。

過去兩年,Youtube上多了很多 Argentine Tango的video,關於 Javier & Gerladine 及 Javier & Andrea 也有很多,而不只有 Nuevo 的如 Chicho, Sebastian & Mariana, Pablo & Dana。我因此可以欣賞到不同風格的表演。

你今天問我喜歡那一種style,我會答你…..不是什麼 “villa urquiza”、”salon”、”Nuevo”、”tango fantasia”、”close embrace”、”milonguero”…..這些只是名稱而已、每一種style都有跳得很出色的舞者、同時亦有跳得很「爛」的。

我會跟你說 「就像是 Javier那樣!」。

我不是要否定 “Nuevo style”,起碼過去10年間 “Nuevo” 的興起有助 Argentine Tango reach more people。”Nuevo tango” 是一個tango史上的革命動力多於是一種舞風。Nuevo的老師一般都很年青‧很有活力,超級友善、丁點兒架子都沒有、授課時非常有耐性。”Nuevo style”比較科學化,每種動作都要找出 core concept去support and explain,尤其對我們一眾自以為授過高等教育,每樣事物都要用羅緝去justify,而前一輩子都沒有跳過舞的人來說,”Nuevo tango” 的確很吸引、因上課時只要你的腦袋跟你說「lead 這個voleo的core concept」很合羅緝,大家便很有滿足感,立時覺得自己已學會跳舞、覺得”argentine tango”原來很易跳。”Nuevo tango” teachers are very friendly, and “Nuevo tango” is very user friendly,making tango more popular than ever。

但又如何呢? 雖然 “Nuevo tango” 有這麼多「優點」、promises,但看了無數 video and live performance, 沒有幾多次令我真正感動。看了一些 Nuevo performers的表演,我會 …..高聲歡呼「利害!!」、「好野!」、「有創意!」、「很有趣!」、「他真是敏捷!」….

但看過 Javier 的表演,我沒話可說,真的是找不到貼切的句子來形容。我只覺得他用身體來唱歌、把自己溶化在樂章中。從 Javier 的表演、我深深體會好的 “musicality” 不只是 follow the beat (sense of rhythm) 那麼膚淺,不是只在一兩個bar內玩一些特別的拍子,而是駕卸在整篇樂章上,不被強烈的基本節奏所吞噬,快慢有序,有強弱、有層次的演繹出樂章的意境及氣氛。

你沒有看錯!我不是在說Choreography,我是在講Javier improvisation的能力…

很多人喜歡 argentine tango就是因為 “improvisation”一詞,誤以為等於不用花時間聽音樂,以為只要「識lead」很多「花」便能跳好argentine tango,以為只要跟到beat便足夠了….完全沒留意旋律變化、沒留意整首舞曲想營造的情緒高低起復。看過個Javier 後,你可能有新的體會。

若我告訴你,有無數次我看完Javier 跟partner perform 後,我被感動得差點哭起來,請不要笑。

我真的有哭。

簡簡單單的walking,畢廷神氣的posture,緊密的embrace,乘巧而不經意的adornment,加上一對好耳朵,便比別人跳得更震憾,更悅目…

若你還認為跳好argentine tango便是要懂十八般武藝,首首音樂都要拿你的partner來做齊全套high, low, linear, circular, back and front voleo, 什麼什麼colcada,什麼什麼volcada,什麼什麼soltadas….無數個前後左右 rebounce,只講opposite energy, dynamics and impulse…或你發覺跳了3年後仍然覺得自己像在與舞伴搏擊一樣的感覺,而從未有一次感受過自己身體、舞伴、音樂及舞池上其他couples連在一起的浪漫感覺,那便是時候看看Javier那一派。

看Javier之 performance與新一派Nuevo之對比,令我聯想起被喻為過去一世紀最偉大的鋼琴大師 Vladimir Horowitz 霍洛維茲之演奏…. (待續)

2 comments:

tangofish said...

曾經以為自己跳的是villa urquiza, 在去過BA後我開始懷疑起我的想法,感寫coleman的譔文,突然發現多年來我所愛所學的就是 Javier style...
希望屆時在香港能多跟大家交流囉~ *^o^*

tangofish said...

曾經以為自己跳的是villa urquiza, 在去過BA後我開始懷疑起我的想法,感寫coleman的譔文,突然發現多年來我所愛所學的就是 Javier style...
希望屆時在香港能多跟大家交流囉 *^o^*